一开始我联系了一所知名幼儿园,每个上午和实验班的小朋友们做做游戏,唱唱歌,一个月收入两万。

他听完想都没想就拒绝了。

我又给他联系了其他工作,翻译资料、外教口语、培训讲师,最后他挑了一个最难的——研发课程,工资和幼儿园差不多,而且还是全天坐班。

之后的几个月里,我就看着他背着电脑,开始和研发团队的小伙伴们东征西讨,有时还得加班到后半夜。前两天我们几个聚会,大家都问他新工作干了一段时间了,感觉怎么样啊?

他顶着黑眼圈说,很辛苦。因为他原本的专业是传媒,现在又和团队一起研究课程与方法论,他还为此报了个短期班学习中文,这几个月他学到的东西比他想象中多得多。

接触了新领域,开拓了新事业,认识了新朋友。虽然累,但是他觉得赚翻了。

可是你更辛苦啊,幼儿园的工作性价比多高,付出的少,工资还多。这不是人人都希望的好工作吗?

Tom瞪着眼睛连连摇头,严肃地说:“你这个观点不对。性价比是花最少的钱,得到最好的东西。这在消费层面上也许是优势,但工作是一个人最好的投资。在投资领域,付出多,收益才大,风险高,回报率也高。对于年轻人来说,让TA越变越强、越变越好的工作才是好工作。”

是啊,除了富二代们,大多数人安身立命的来源还是自己的薪水,我们和同事相处的时间有可能比家人都多,而我们赖以生存的成就感绝大部分都是职场带给我们的,所以一份好的工作包含了太多太多的东西,价值、理想、圈子、朋友,几乎覆盖了我们绝大部分的生活。

可惜的是,真正觉得自己找到好工作的人凤毛麟角。

不少人觉得体制内的工作就是好。

02

小莉研究生毕业后犹豫再三,放弃了外企人事部,托关系进了某区委办公室。根正苗红公务员,旱涝保收,工作稳定。

逃离了外资企业的高强度、快节奏,代价就是从此掉进了纷繁琐碎的人际关系,如今评估能力退化严重,但是投诉电话可以同时接三个。

也有人认为风险低的工作更好。

大牛原来是跑销售的,可风餐露宿特别辛苦,没干半年就打了退堂鼓。后来栖身在一家国有出版社做发行,不需要在市场经济的汪洋大海里沉浮,只要按编辑部发来的时间表盯紧印刷,然后发给下级单位就万事大吉了。

还有人觉得简单轻松最重要。

芳芳是老师,有一天她郁闷地给我打了个电话,讲了讲自己最近的感受。芳芳本是外语系的高才生,毕业那年受家人逼迫回到了校园教书。她说”教书”对自己而言,从上班第一天开始就不觉得费力。

因为语言能力很强,她可以很轻松地备好一篇课文,信手拈来的俚语,独一无二的趣闻,还有不少生动活泼的教学活动。学生们都很喜欢上她的课,成绩常常是全校第一。

学生小,知识浅,芳芳驾轻就熟。慢慢的,她发现不使劲也能教得不错。后来的芳芳越过越舒服,课文都是旧的,语法也都在脑子里,久而久之她阅读的区域和思考的峰值都固定在了当前的框架里。

本以为能这样逍遥自在的教下去,结果今年年初的时候,之前毕业的学生回来找芳芳,因为他们在大学的时候参加了某个国际论坛,他们几个一商量,打算以中国的蚕文化为主题撰写英文论文。

印象里,芳芳老师博学多才,语言功底扎实,她们便兴冲冲地拿着提纲跑回母校求救。可是芳芳看着这个题目,脑子里一片空白,什么也写不出来。

03

有人说体制内是深井,体制外是江湖,其实在哪不重要,重要的是不能放弃让自己成长升值。

风险越低的工作,技能要求也越单一,自然也越容易被别人代替。而简单轻松的工作看似逍遥,其实最能消磨人的斗志和活力。

这些看似事半功倍的工作,未必是真的好工作。

因为安逸的另外一面就是渐渐滋生的自满和懒惰。在年轻的时候,因为各种原因选择了更安全更稳妥,并在这种完全胜任的工作环境中持续萎缩,久而久之,你就不想再费力去追求更高更远的世界了。

看看哲学吧,这个好像工作中也不常用到啊。

要不要转型自媒体啊?算了,听说竞争压力更大。

再选修门训诂学?好难啊,而且这个在中高考所占的分值也不高。

慢慢的,我们的眼界、水平、思维模式都会囿于眼前这份毫无挑战的工作,它变成了制约你发展的天花板,成了你安于现状的借口。

要知道糊弄工作就是糊弄自己,没有丰富的经验、持续更新的知识、不断提升的能力,早晚会在这个你争我夺的世道里被他人无情地代替。

工作是一个人最好的投资

大咖的话

  • 张爱玲

    张爱玲

  • 奥巴马

    奥巴马

  • 孔子

    孔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