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一天,我放弃了光鲜的生活,也放弃了繁华的上海

文/周宏翔

(一)

前段时间,网上开始流行起一些言论来,说逃离北上广,回到故乡,在大城市拼搏到底是为了什么。又立马很多人出来澳门银河最新官网地说,在大城市有梦想,在小城市只有关系。

当我在地铁上看到众说纷纭的种种言辞时,我其实刚刚结束完我一天的工作,这是我毕业之后上班的第二年,准确来说,马上步入第三年。我已经习惯了上海的生活,但却也习惯了安于现状的自己。

刚毕业的那一年,我进公司,人才济济,又是留洋归国,又是名校出身,像我这样平凡的人挤在他们中间,更多的压力来源于我的见识和技能。因为外企的关系,总是担心语言这一环节跟不上,于是私下又是充电又是拜师,几乎休息日都献给了学习,但也乐此不疲,因为充实也因为能学到更多的东西,觉得自己一下子提升了几个level。

有一天,我放弃了光鲜的生活,也放弃了繁华的上海

但这样的日子,很快就被繁忙的工作取代了。我开始没有时间去学习也没有时间去看书,后来,我没有时间做自己想做的任何事情,完全的on call 24 hours,那是我最糟糕的状态。

“糟糕”是因为我变成了一个不思进取的人,因为我为了工作已经不再去投资自身。我要为每一批的order操心,因为每一单的质量和交期都是关系到我升职的point。有时候晚上也要考虑每一个细节有没有做到位,连行走的时候也开始担心之前sign的东西有没有问题。

总而言之,为了工作,我丢掉了我自己。

去年9月的时候,公司组织变更,我亲爱的师父远渡去了印尼,我的supervisor做了leader,我独立管理起每一个case来,又在自己熟悉的领导下办事,怎么看来都是赚到了。

但事实并非如此。师父走后,我的工作量一下子剧增,而公司的rule也变得越来越苛刻。当然前东家能够做到现在这样的影响力,确实也是靠严苛的一点一滴才能达到的。之前的许多方式方法都要在实际的工作中求

变,而巨大的工作量对于我这样的新人而言,重点培养的背后也伴随着压力剧增。虽然是和自己联络的老客户打交道,但部门的增多让我有些吃不消,其中有两个order确实出现了问题,虽然责任不全在我,但确实是我的疏忽。

我开始怀疑自己的同时也开始怀疑这样的生活,于是我向领导寻求follow,但基本上只是表面答应。撑下半年后,我已经完全丢失了自我,没有生活也没有进展,我开始计划逃离这样的生活,却有两个人先我一步离开了公司。

一个是和我同批进入的同事,成都女生,辞职的那天过来和我打了招呼,说她患了抑郁症,基本上很难做下去。她走的时候,公司没有张扬,她离开了上海,很快就回了成都。

另一个是小我一届的小朋友,原本之前已经有和我提出要离开公司的意向,但我没想到他会比我先做出决定。他说,这基本不是他要的生活,他要结婚,要有家庭,上海这么大,只会淹没他。

五一的时候,我回了一趟家,家中也有各种事情缠身。我借机去了成都散心,碰巧之前辞职的同事有几个都在成都,和他们吃饭的时候聊到自己,那个患抑郁症的女生已经康复,而且租下了红星路附近的写字楼准备开

店,当时我竟然佩服起她的勇气来。

我说,我估计也要走了。

她说,其实辞职和分手一样,最难过的是自己这关,明知道已经没有感情了,却还是要为了面子耗在那里,耽误的,是大家的时间。

回上海前,我给leader和SV都发了信息:抱歉,我可能不能和团队一起走下去了。其实,我已经承受了很大的压力,甚至没有告诉家人我要辞职的消息。晚饭时,隐隐约约和母亲提起,没有明说,也希望得到认可,母亲没有多说,只言找到下家再做决定。

领导没有给我明确的答复,只是叫我回上海再说。从重庆飞上海的路上,我思考了很多,我是真的有勇气离开吗?很多身边的人都知道,我那时候的工资相对于身边的同学已经不算低,有好的公司背景、好的前途,甚至有可能去海外发展,还能经常漂洋过海去出差,而失去了这些的我,还有什么呢?

还有梦想。我说出来,大家都要笑掉大牙,如今的社会,梦想还值几个钱。但我还是要说,我还有梦想,我觉得梦想比其他都值钱,因为别人没有。

我其实一直不排斥选秀节目,哪怕一直有着黑幕和潜规则的戏说,但是我依旧觉得,那些有梦想的人把自己的经历和愿望说出来的时候,我会非常感动,因为我和他们一样。

有一天,我放弃了光鲜的生活,也放弃了繁华的上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