付出与回报不成正比时

文/卜祥云

前段时间和舍友见面。聊天的时候舍友无意间说起,大学和我在一个社团的学哥还是会经常去学校的篮球场打篮球,身姿挺拔,五官深刻,投篮时矫健一跃,帅得一塌糊涂。

我立即给学哥发短信:嗨,晚上一起去海边玩。学哥秒回:还有拍摄工作,可能去不了,但晚上晚点请你吃饭是可以的。我们马上约好时间地点。可转念间一想,拍摄工作?我又翻了一遍短信,确认是拍摄工作,那就是说学哥一直没有辞职

学哥在市电视台工作,既无名牌学历,又没有家庭背景,还不是学的相关专业,按说能进去就阿弥陀佛了。可这种单位就像是婚姻,钱钟在《围城》里说过:墙里的人想出去,墙外的人想进来。我不知道学哥有没有想过出来,但身为旁观者的我很想替他出来。

专业不对口,一窍不通,肯定就是打杂了,端茶递水,跑腿跟班。有时候早上坐公交会遇到学哥,他精神抖擞,声音洪亮地和我打招呼。我公司远出发早,但学哥完全没必要如此,我问他:“去那么早干吗?”学哥脸上带着笑,是那种很平静的笑:“也没事情做,只是自己觉得应该提前半个小时到办公室”。遇到次数多了,学哥还会教育我,工作要努力肯吃苦,放下身段学习知识,对待同事要礼貌宽容,实在有委屈也不能起冲突。我每次都对他的大道理打哈哈。要知道那时候学哥没有工资,每个月只有600块钱的补助,一个男孩,我想象不出来要怎么生活。

晚上见到学哥,灰色衬衣,暗红色裤子,板鞋,站在那里很有型。学哥领着我们进了一家店,干净而安静,很雅致。学哥给我们倒茶的时候,我迫不及待地抛出了问题:“还在电视台工作?”

“是啊。”

“怎么样?”

“挺不错的,现在我专职干摄像。”学哥爽爽利利地接话。

“咦?没听你说过会摄像啊?”

“以前是不会,算是巧合吧!有次电视台需要去山上取景,几个年轻人都嫌累不愿意去,我就自告奋勇地去了。摄像机很重的,我一路扛着,爬山的时候还要小心别碰着机器。需要取景的时候摄像老师就拿过去拍,其他都是我在乱拍。摄像老师人挺好的,看我能吃苦又愿意拍,就时不时指导我几句,后来出去取景,摄像老师会点名要我一起去,慢慢地,我拍的东西回来剪辑的时候竟也能用得上。”

“然后呢?”在一旁的舍友开始追问。

“有次摄像老师生病了,就向领导推荐让我去拍,可当时我哪里会拍,摄像老师就鼓励我,你怎么不行啊,构图光影、拍摄手法、镜头语言每一个你做得都不差,放心去。我就去了,没想到后期做出来大家都觉得特别棒。然后就开始专职做摄像了。”说话的整个过程学哥都在笑。很平静的笑,但明眼人都能瞧出他从心底散发出来的高兴。

期间的辛苦,学哥没有多说,但圈子就那么大,我多多少少听说了一些。刚开始那半年每个月只有几百块的补助,每次父母打电话问学哥生活怎么样,学哥都是报喜不报忧,但就是不敢回家,怕露馅。住的是大学城的房子,无电视、无网、无淋浴,就是便宜。要命的是,在家休息,总是来电话就要朝电视台赶,急急忙忙好像整天把台里的事都扛在身上,其实没有获得分文。有时候下班晚,www.wsz7.com/kouhao,公交车没了,学哥就跑着回出租屋。后来经济条件稍微好点,学哥开始去健身房,健身房的老板很喜欢学哥,说可以让他在那里当教练,保准比在电视台挣得多。学哥都一口拒绝了。

付出与回报不成正比时

大咖的话

  • 孔子

    孔子

  • 张爱玲

    张爱玲

  • 奥巴马

    奥巴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