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妮宝贝:三毛

这是朋友借给我看的书。记得在书摊看见它的时候,自己只是翻了翻它其中的一些照片。

感觉中是属于炒作类的文字。迎合大众窥探隐私的媚俗口味。要价近20元,似乎不值。

借了来,于是就认真地看了一遍。

语言的粗糙和内容的重复,且不去评论。

总觉得它有些过份。

如果是单纯地为了一些揭露真相,最起码这个揭露者的口吻要保持抽离。

应该是平和的。不能有太多的个人想法和评价。

就好象一本好的历史书。你仅仅是记录它,不应该肆意贬褒。

再如何,也只是一个写写字的女人。她的真相如何,又有什么要紧。

不喜欢里面那种怨大仇深的感觉。

淡定一点才好。

仅仅因为一本书而去迷恋一个人是可笑的。

类似的三毛迷或者琼瑶迷和歌迷影迷都无甚区别。一些中学生居多。

对于大部分成熟的读者来说,他们阅读自己喜欢的文字,而这个制造文字的作者并不重要。

他是个机器也无所谓。如果他写得出好书。

最初读到三毛的文章是在读者文摘上面,那时还没有改名为读者。

炊兵。讲的是她读小学时和学校里一个炊兵的友情。

文章的结构和语句简单清新,有很深的感情在里面,令人恻然。

印象很深的,还有她的白手起家。如何一点点地化腐朽为神奇,点缀她沙漠里的小窝。

有着小女子的浪漫和聪慧的情调。

然后渐渐地写得多了,也就滥了。感觉不堪起来,不再看就是。

滚滚红尘的电影是喜欢的。媒体大众非得把它与汉奸联系起来,并不了解剧作者的本意。

也许三毛只是想写一个无望深情的故事。她内心的幻想是有些寂寞的。

醉笑陪君三万场,不诉离伤。这样的句子,其实可以脱离掉现实中喧嚣的议论和抨击。

给喜欢看的人看。给看得懂的人看。

这样也就可以了。

一个浪漫聪慧的女人写她自恋的文字,给喜欢看的人看,一切都很合理。

然后在她死后,非得去搞清楚她爱的男人的真名字,她的学历,她的婚姻。

这样的事情,感觉对死去的人都是一种不尊重。

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。

而世间并没有绝对的是非标准。道德也好,人性也好。

又有谁可以理直气壮地去指责一个人或者评价一个人。

突然想起作者是个男人。也许男人和女人的想法真的有很多不同。

他们无法了解一个女人的幻想和自恋。

生活如此苍白无力,编织一些美丽的文字,玩世娱人,又何妨作者应该知道,他把自己的裸照登在书上,真实的身体同样让人感觉反感。

明白了这点,也许他就不会选用这张照片。

同样也就不会去追问一个女人的生活的真相。

再看三毛的照片。穿着大朵碎花的长裙站在沙漠的风沙里,黑发飞扬。

她是我喜欢的那种有灵性的女人。自由,漂泊,落拓不羁。

这样的女人注定是自恋的。因为无人分享和读懂她的生命。

只有她自己最知道,灵魂深处的激情和华丽。

所以这样的女人注定也是孤独的。

自杀是唯一的归宿。这个喧嚣的世间有时没有任何安慰。只有世俗的窒息。

海明威,或者梵高,或者托尔斯泰。

人与人之间是有很大区别的。

然后在报纸上又看到上海一个男人的故事。

独自去西藏旅行,然后在城市开了一个酒吧和店铺,做为谋生。

他说他差不多已经走遍了中国,现在最想去的是南非。

报纸最后写的是,他是一个不愿被城市生活所拘束的人,不愿整天面对同样的生活。

酒吧给了他新的朋友和话题,而一年两三次的长途旅行是一种叛逆。

都市中很多人都想为所欲为地干,想过自己喜欢的生活,但现实总是让他们屈服。

因为很多人无法不顾一切。

如果我们能够放弃掉生命(),或者对死亡毫无恐惧的时候,是不是才真正拥有了自由。

因为这是一个极限。

很多时候我们被平淡生活淹没掉的理由,可以非常的简单,比如怕没有了工作,怕穷。

而身边的很多人,一样的营役劳碌,过着平庸的生活,也有很多人,放弃掉很多,海阔天空,句子,四处漂泊,直到放弃掉自己的生命。

三毛是可爱的。

安妮宝贝:三毛

大咖的话

  • 柴静

    柴静

  • 李彦宏

    李彦宏

  • 周星驰

    周星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