罗兰:孩子、母鸡、冬日

他手里紧紧地抱着那只母鸡。黑色的母鸡,红红的冠子,眨着恐惧的眼睛,在他怀着挣扎。他不让它挣扎,老板娘说的:“跑了,打断你的手!”

他望望自己的手,手背上一大片龟裂,裂缝里塞着污黑的油泥。往上是红一条青一条的胳膊,他用左手拉了拉右边的破衬衫的衣袖,盖住那伤痕。

“看不见,就不痛了!”他想,轻蔑地朝着太阳笑了笑。

太阳真亮,但是,风吹到身上冷飕飕的。这是几月?哦!旧历十二月二十九日,明天要过年了!

难怪老板娘这样忙,又这样肯花钱,买了鸡和肉,买了香纸蜡烛,还买了一些红红的假花。

公共汽车来了,哗啦哗啦的,里面挤满了人。

大家拥着往上挤。老板娘提起菜篮,推了他一把。

“要死啦!上车嘛!”

他朝着太阳笑了笑,抱紧了母鸡,跟在老板娘背后弓着身挤上了车。他深怕怀里的母鸡被车掌小姐看到。

所有的座位都坐满了人。

他左右望着,往前挤。车子很快地就开了。

他攀不着皮套,在车里跌跌撞撞。

老板娘拉着皮套,回过头来对他喝叱:

“蹲下!你不会蹲下吗?死人!”

他向前后左右的人们看了看,对怀里的那只鸡笑笑。慢慢地、跌跌撞撞地在摇晃的车厢里蹲下去。

蹲下去,那摇晃的力量就小了。

还是老板娘聪明!

他抬了抬头,老板娘的裙子在他眼睛前面扫来扫去,老板娘那长着疤痕的小腿,和穿着红色胶拖鞋的粗糙的脚,在车板上,距离他很近。他往后蹲着退了退,却捏痛了那只母鸡。

母鸡咽咽地叫了两声,www.wsz7.com/yingyu,翅膀扑啦扑啦地动着。周围的人都朝他看。

他抱紧了母鸡,把眼光从周围的人移向那只母鸡。

母鸡的眼睛里充满了哀告和恐惧。

母鸡的尖嘴对着他厚厚的唇。

母鸡的眼睛注视着他细小的、短睫毛的眼睛。

他对母鸡微微地笑,他又对母鸡微微地摇头。他低低地说:

“不要怕哦!不要理那些人们哦!他们都是笨人,都是坏蛋!只有你和我,我们两个是聪明人,是好人!”

他把母鸡的头靠近自己的脸,自己的脸很热,母鸡的头也很热。他把母鸡的头移开一点,母鸡的眼睑一开一闭,他觉得母鸡对他微微地笑。

“是吧?好笑!是吧?这世界多好笑!”

“老板娘买了香纸蜡烛,要杀你去拜神啦!”

“老板娘要神相信她是善心,是做好事的啦!”

“老板娘相信神也是喜欢吃鸡肉的啦!”

“老板娘多慈悲哟!买了那么多香纸蜡烛!”

“老板娘好滑稽!”

“她怎么会以为她是善人呢?她怎么会以为她打我,用开水烫我,用火钳烧我,不给我睡觉,不给我吃饭,那都是善心呢?她怎么会以为菩萨是喜欢吃鸡肉的老馋嘴呢?”

他想着就要笑。于是他笑着对母鸡说:

“老板娘要杀你去拜神,也杀你肚子里的小鸡啦!”

他用手掌侧着在母鸡的脖子上划一划,又抬起手掌,在自己的脖子上划一划,他闭上眼睛,咬咬牙,皱皱鼻子,好痛!

他睁开眼睛,对母鸡那毛茸茸的脖子看,看着,笑着,他问:

“你痛不痛?”

“痛也没有关系!你反正死了!反正要被拔掉全身的毛,煮了,切了,去拜神了!”

母鸡的翅膀在他怀里挣扎,母鸡的肚子温温暖暖的。

“你肚子里有蛋吗?那鸡蛋都是一些小鸡。让你生小鸡多好!你会做一个好妈妈。扭扭摆摆地在草地上,带着一大群扭扭摆摆的小孩子。给它们找虫吃,教它们躲老鹰,‘咕咕咕咕’地絮叨着,教它们规矩。”

罗兰:孩子、母鸡、冬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