罗兰:今天的婚姻

朋友甲的女儿大学毕业了,大家免不了向她恭贺一番。朋友乙的女儿读到研究所了,大家更是赞美有加,推崇备至。但是谈来谈去,朋友甲和乙都提出一个要求:“有适当的男孩子,给我们留神着点。”

这才憬悟,原来我们这里有大多数的家庭,对儿女的婚姻尚停留在“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”的阶段。

“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”并不是完全不足取,譬如说,因为它取决于成人,所以比较客观而能顾到实际的利弊。可惜的是,我们已经不再有职业性的媒妁;而如果需要媒妁的话,只有热心的朋友临时客串一下,权充媒妁,加上个现代名词,叫做“介绍”。

但问题是,人们并不很热心做这种现代媒人:因为人家都知道,婚姻本来就很难期望它十全十美。夫妇婚后吵吵闹闹,几乎是百分之百的不可避免。以前不时兴离婚,所以大多数还能抱着“从一而终”的念头认命了事。现在却不再耻笑离婚,大家一语不和,就想分道扬鏕。因此,婚姻的不美满处格外易于暴露。媒人在这种情形之下,责任就显得特别重大,做错媒的事情也就格外容易发生。那么,谁愿意费了很大的苦心去促成一对怨偶呢?“管闲事,落不是”,还是免麻烦吧!

亲友们既不愿做业余媒人,而时代又确是已经变迁到“自由恋爱”和“自主婚姻”,那么,再像以前一样的一味教女儿对男孩子绝对不假词色,安全是很安全了,但是到了该结婚的年龄,谁去帮她找对象呢?

当然,也是因为大家看到有人过犹不及,误解新派,从母亲本身就浪漫风流,女儿尚未成年,就教导她们如何网罗世家子弟,以便捷足先得。结果女儿玩野了心,挑花了眼,朝秦暮楚惯了,名誉也败坏了,正当青年对她避之唯恐不及,婚姻前途当然悲观。又因为读期间只顾交际,学无所成,想自食其力都办不到,自然只得归罪于父母的教法错误。

我们接受西方的习俗已经半个多世纪了。自从当年的时髦人物推翻旧时所谓买卖式婚姻以来,似乎始终停留在一种青黄不接的阶段。旧的去了,www.wsz7.com/lizhi,新的未来,都在误打误撞,婚姻真正是“碰”来的,当然危险。做长辈的想管又不知该怎么管。一方面怕晚辈嫌你落伍(连乡下女孩子都懂得自由恋爱,父母给订的再怎么好,她也要逃婚,去找个既野又坏的,以为那才是新派);一方面自己也确实没有办法去帮她物色。逢人便拜托已经是不好意思,当然更不能主动地去问人家的男孩子“要不要我的女儿?”而女儿本身又早已接受了“不许和男生来往”的教育,一向拘谨惯了,你这时再让她去和男生谈恋爱,怎么说得出口?

何况再加上近年来,男女进学校读的机会有偏差,联考办法有利于女生,特别是文学院,女生升学的机会多于男生。大学里男少女多,老实的、用功的女生,可能就无缘被月老发现,好容易“碰”到一个,来往一阵之后,一毕业,就又出国的出国。做事的做事,当兵的当兵,无形中就又拉远了距离。待走入社会,再想去自由恋爱,机会似乎更少,而且也不知道怎样去自由恋爱,真是难为了年轻人!

再何况,为了结婚而才去恋爱,这件事的本身就很悲哀。恋爱是一种发乎自然的感情,它应该是不期而来的,应该是真挚而不附带任何目的的。它可能发展为婚姻,但不必一定发展为婚姻。相反的,如果为了要结婚而才去与异性交往,那就不叫恋爱,而仅仅是我们这青黄不接的年代中所独创出来的权宜办法,叫做“先友后婚”。

罗兰:今天的婚姻

大咖的话

  • 孔子

    孔子

  • 张爱玲

    张爱玲

  • 奥巴马

    奥巴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