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跳”进清华

文/杨中洲

从小学开始,他的学习成绩一直居中,要是偶尔考前了几个名次,父母就乐开了。不管怎样,父母还是望子成龙,想他将来能考上清华、北大等高等学府。

他也知道,凭眼前的成绩,是无论如何也上不了清华、北大的。母亲说:“但这不影响你将来上清华、北大。就如挂在树上的苹果,如果够不着,可以跳起来摘。”

听了母亲的话,他眼前一亮:跳,真的是一种很好的办法!从此,他的学习变得用功起来。但不管他怎样努力,前几名总是与他无缘,很多时候,他老在怀疑:跳起来,真的能摘到自己想要的苹果吗?

跳还是有结果的,总比不跳好。三年苦读,他还是以高出大连开发区一中录取分数线十几分的成绩,被一中录取。开发区一中是培养清华、北大生的摇篮。跳起来摘苹果,他好像看到苹果就在眼前——离指尖不远的地方,只要再努一把力,就可以将苹果摘下。他相信了跳的力量,摘抄,变得比以前更努力了。但期中考试,成绩排名中,他的位置发生了改变——不是居中,而是被拖到了后面。

学习成绩拼不过别人,但开发区一中并不是个只培养学生读死书的地方。根据他入学以来的表现,老师认为他的篮球打得好,愿将他培养为开发区一中的篮球特长生。

爱好篮球的他,从未接受过正规的篮球训练,根本无法适应高强度的专业训练。和那些接受过专业训练的篮球队员相比,他的成绩平平,顶多占个中游。他练得很刻苦,汗水却无法换来可喜的成绩,以至于文化课成绩也耽误了。

高一下学期,在一次高强度训练中,他的膝盖受了伤。躺在医院里,他泪眼婆娑地对前来看望他的班主任说:“膝盖受了伤,我还能参加训练吗?”老师建议说:“腿受了伤,最好改练舞蹈,舞蹈特长生照样有出息!”他摇摇头,现在叫他放弃练了半年的钟爱的篮球,说什么也不能接受。“看得出,你一直在努力,是一个跳着摘苹果的孩子!但为什么进步很小呢?很可能是没有找到自己的真正特长。一中的舞蹈队是男队,跳的舞蹈也是具有阳刚美的舞蹈,所以你可以尝试一下。”

从没接触过舞蹈的他,几堂课后,竟然喜欢上了这门优美的艺术。然而,对于一个没有任何舞蹈功底的17岁男孩来说,想要在两年的时间里,有所成绩,这又是何等的不易!筋骨比较硬,压腿压肩时就特别的疼。他闭着眼睛,忍着痛,叫同学们狠心地往下压,有时候,大腿后筋两侧练出了瘀血。

冬练三九,夏练三伏。一年中最热的时候,大多数人躲在空调房内不出来,舞蹈教室虽然已经门窗大开,但大家在练习了一个多小时后,墙上的镜子全都布满了蒸汽。但他没叫一声苦,咬着牙坚持下去,并每天挤出时间比同学们多练习几个小时的舞蹈。功夫不负苦心人,一段时间的练习后,由于他的训练成绩突出,被选为一中舞蹈队的队长。

2012年8月,开发区一中舞蹈队受邀赴奥地利维也纳金色大厅表演,并荣获金奖。作为队长的他,看到了未来的希望。()但他并不满足于眼前的成绩,要不停地跳,一定要跳起来,摘到理想中的苹果——跳入清华。

又是一个寒冬的苦练,2012年年底,他参加了清华大学全国自主招生的特长考试。经过激烈角逐,在近200人的舞蹈类男考生中名列第一,清华大学给他开出了令人艳羡不已的升学条件——只要他的高考成绩够辽宁省一本线成绩,就可以进入清华。

跳起来,苹果已触手可及了。但那落下的文化课,对于特长生的他,又是一道难题。此时距离高考只有4个月的时间,一中的老师根据他的学习情况,制订了方案。对此,他十分有信心,除了加倍努力外,更懂得珍惜——不愿让抓在手上的苹果溜掉,他要把它摘下来。

7月19日,他以556分的成绩超过了辽宁省一本分数线的成绩,顺利地被清华大学人文科学实验班录取。他叫沙思廷,一个跳进清华大学的男孩。

“跳”进清华

大咖的话

  • 孔子

    孔子

  • 乔布斯

    乔布斯

  • 雨果

    雨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