醒醒吧,生活不会什么都给你

文/张超凡

1

北京的三月,阳光微醺,静静地坐在未名湖畔,吹着略有些清寒的风,看着碎金般粼粼的波光,海阔天空的慨然与闲适油然而生。

“在想什么?”坐在一旁的徐和问,眼底的笑意一如往昔。

“没什么,只是觉得时间过得真快,”转过头去,看着他,我也笑了,“徐和,恭喜你!”

徐和是我的同班同学,也是我们系的才子,北大计算机系的研究生,还没毕业。

上周四,属于他的“雪国网络有限公司”很低调地开业了。

“不想给别人打工,就只能自己当老板了。”每次谈及创业,徐和都会这么说,有些吊儿郎当,似乎浑不在意,但从他的眼神中,我看到了一种额外闪亮的光彩。

他是认真的!我知道!

“谢谢!超凡,在这方面,你可是我的前辈了,一定要多指点指点我。”徐和笑。

“好啊!”我也笑了。

创业很简单,但真正将一片事业撑起来并不容易,我不是铁人,很多时候也会很累很累,现在,能有个“哥们儿”与我一起奋斗,哪怕不是在一个领域,哪怕彼此之间的事业交集委实不多,但我却真的很开心。

聊了一会儿,不知不觉就聊到了当年的同学,聊到了“好兄弟”刘昌。

刘昌是个典型的东北男孩,人高马大,www.wsz7.com/xingzuo,运动细胞发达,国字脸,不算英俊,但也有些小帅,学业成绩一般,人却很热情,自来熟,和谁都能打成一片。因为他的歌声“惊天地泣鬼神”,名字中有个昌字,又特别爱唱歌,所以,“唱哥”这个别号就自然而然地叫了起来。

本科毕业后,他没有考研,说是要回老家创业,只是三年过去了,似乎还不见什么动静。

“唱哥怎么样?”徐和和刘昌是铁子,男生之间的交情与男女之间的“兄弟情”总是不一样的,我清楚,徐和比我知道的要多得多。

“阿唱啊,他要结婚了,你不知道?”徐和微微叹了口气说,“当初我也找过他,想和他一起把“雪国”搞起来,他说他很想和我一起干,但又觉得风险太大,说要考虑考虑,后来也就不了了之了。其实,他现在混得也不错,未婚妻是他同事,他们公司人事部的一个小美女。”

“人各有志,强求不来。”轻轻拍了拍徐和的肩膀,我安慰了几句。

晚上,又聊了很多,第二天清早,我就坐飞机回了长春。

重新回到自己的办公室,看着已经堆积了不少的文件,突然就想起了徐和说的话:“他说他很想和我一起干,但又觉得风险太大。”这是刘昌的选择吗?创业有风险,这是必然的。又想求安稳,又想创事业,又想成功,又不愿意冒险,这个世界上,怎么会有这样的好事呢?

生活不会什么都给你,即使它有。所谓选择,便是在拥有的同时错过。

选择了安稳,便错过了冒险与激情;选择了怠惰,便错过了勤劳的硕果。

什么都想要,却又什么都不想付出,怎么可能呢?

“雪国网络”是徐和的心血,规模不大,注册资本只有20万,但这20万有10万是贷款,还有10万是徐和六年来勤工俭学一点一点攒下来的。换句话说,这是他绝大部分的家当。若是创业失败了,他便真的一贫如洗了。

“徐和,你不怕吗?”上飞机之前,我问徐和。

他的回答很坦然:“我怕啊,但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白得的。想要,总得付出点什么。凡凡,我要真的失败了,你可记得来天桥下把我捡回去。”

“好。”虽然知道他是在开玩笑,但他的乐观依旧感染了我。

而且,他说得对啊。

没有什么是白得的。钱有很多,没有白赚的;机会很多,没有白送的;成功也很多,也没有白给的。

2

醒醒吧,生活不会什么都给你

大咖的话

  • 张爱玲

    张爱玲

  • 奥巴马

    奥巴马

  • 孔子

    孔子